聖基爾帕辛寫於1973年3月

Sant Kirpal Singh

­

這廣闊的世界是我們「天父

的家,許多國家是其中的多個房間,人是萬物中最高等的,我們都是上帝家庭的成員,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也是上帝之家的年輕成員。沒有東方或西方的問題,我們是上帝的子女,以同樣的方式出生,從上帝那兒得到同樣的權利。靈魂上帝的本質相同,我們都是上帝的兄弟姐妹;我們所崇拜的同一個力量被不同的名字稱呼著。

 

人身是我們可以認識上帝的黃金般機會,祂不能被外馳的感官、心智和智力所認知。與上帝本質相同的靈魂能夠認識上帝,所以我們必須首先認識自己,因為唯有自己可以知道自己。

 

因此,東西方的哲學家和聖賢都以他們自己當時通用的語言表示「人啊,認識自己吧!」希臘人說:gnothe seauton,拉丁人說:nosce te ipsum,其他所有人也說同樣的事情:自我的知識先於上帝的知識。

 

自我的知識不能在感覺或情感的層面上獲得,也不能透過推斷得出,所有這些都容易導致錯誤;看見超越一切,眼見為憑。

 

藉著自我剖析或上升到身體意識之上,會產生自我真正的知識,在某個明師的足下可獲得那種知識的證明。


這就是為什麼所有古代的聖人都囑咐孩子們要「兩次出生」 - 一次是人身的誕生,另一次是透過上升到高境界而誕生。當他們兩次出生時,他們給了他們「賈亞特里」咒語,這咒語的意思是「上升而超越三界,並親自見到太陽;孩子們由此得到了證明,並打開了他們的Div Chakshu (第三眼) 看見太陽的「光。這種風俗在印度教徒中仍然盛行:他們讓孩子們「兩次出生」,並給予「賈亞特里」,但他們缺乏實際的人,因此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證明。基督也告訴人,除非一個人重生,否則看不到上帝的王國。

 

我們所住的人身是奇妙的房子,只要我們在身體裡,身體就能運作;人身中有九孔,我們不能從那些孔逃出去,我們被某種力量控制在身體裡,當那力量撤走時,我們就必須離開身體。我們居住在身體裡,上帝力量也一樣居住在它裡面,身體是上帝真正的殿堂。

 

外在的印度教寺廟、教堂和其它神聖的地方都依照人體模型做成,裡面保留了上帝的兩個象徵物:即,「上帝是光以及「上帝是『納達』(Nada)」,或「天界的音樂。

 

我們住在身體裡,上帝也居住在其中;兩者同住在一個身體裡,但彼此卻不說話。心智是在我們的道路上,在我們和上帝之間的阻礙者。不管我們屬於哪一學派,我們要做的第一步是控制心智;心智不能由外馳的感官和智力的相關練習所控制;可以控制心智的方法只有一種,那方法就在你裡面。療藥是真正「納姆」(Naam)的瓊漿玉液,「生命之水、「 生命之糧,它在你內邊;心智會因為品嘗了那種甜美的甘露,而脫離所有外在的依戀。

 

你必須成為一個「古魯沐克」(Gurumukh),按主人的吩咐去做就行了,百分之百實踐祂的誡命,你會進步得很快。嫁接到祂內邊,你就會成為祂的樣子。聖保羅說:「那是我,不是現在的我,乃是住在我內邊的基督。

如果你要成就此一了悟,真實的生活是必要的;真理凌駕一切,但真實的生活仍高於真理。把阻礙你道路的一切世俗物都丟棄,要實踐明師所說的話,並祈禱「哦,上帝啊!用任何理由帶我們回家吧!你能認識到,我們不適合,我們不值得,能引領我們到您家的唯有您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