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怎能了解別人內心的情況?如果生命中神秘事物的謎進入內心,除非那個人把那道謎解開,否則他無法獲致平和寧靜。

聖基爾帕辛

家庭生活


問:我們對父母的責任是什麼?

聖基爾帕辛:對你的父母嗎?他們在你很無助的狀態下把你帶大,你甚至不能移動,他們犧牲自己的金錢、時間。那麼,你的首要職責就是為他們服務。


問:服務?

聖基爾帕辛:記住你的母親在她腹中懷著你九個月。你的第一個責任是愛他們,為他們服務。如果父母高興,上帝就高興。你可以服侍明師,但你必須滿足他們的要求,如果他們真的需要你,那麼你的職責就是先服侍他們,然後再服侍明師。


問:萬一我來此(薩望道場)讓我的父母非常不悅呢?

聖基爾帕辛:你沒有為你的父親犧牲奉獻,此外,是由於一些你所造成的誤解,說起來也許你不是真正跟隨他們的宗教。如果你把這些教誨的意義向他們說明了,這些都是屬於基督教真正的基礎教義,他們不會反對,他們愛你,他們怕你被引入歧途。首先你是一個人,然後才是基督徒。第一個責任就是你的自我,保持身體健康;接下來的責任就是對那些把你養大的人;然後再對那些因為業的果報而透過上帝揮灑的筆讓你聯繫上的人,然後進一步


問:那萬一父母因為我們試圖更用心在道上而使父母受到傷害時,我們該怎麼做?

聖基爾帕辛:那表示你對父母的愛不足,我想說,你確定有遵守我所說的話嗎?


問:是的,我有。我應該對我的父母付出更多愛。

聖基爾帕辛:當然。.


問:而且,以那樣做的話,他們會了解。

聖基爾帕辛:感謝上帝,你們西方有慶祝母親節、父親節。在印度我們沒有慶祝這些節日。這代表什麼?你們必須讓你們的母親與父親滿意,盡力侍奉他們,努力使他們快樂。慶祝母親節與父親節代表什麼?不是表現出你們對父母親所做的奉獻嗎?要感謝你的父親、母親,有時候父母真正的愛你,但是他們怕你被誤導,而誤入歧途,這才是重點。他們可能會誤會,有時候他們會說:「喔,你在做什麼?」他們嫉妒了。但是今天我所說的,是不傷到他們的情感。愛上帝也是必要的,讓他們對你得到的教誨有正確的知見,那不是一種新宗教,這些教誨是所有過去明師的教誨真正的精髓。但是,對他們慶祝父親節與母親節這點,我感到很欣慰,同時你要衡量你的問題面對的是什麼?

 

(取自「基爾帕之光」第19章)


***

 


問:她聽說一位印心者的父母會得到明師的保護,她也聽說已經死去的人也會受到明師的保護,是不是這樣?

 

聖基爾帕辛:那些與同修相關聯的人,無論是死了還是活著,都會獲得饋贈,即使是死了的人,都會受到照顧。當一個人印心以後,對那些已離開身體的人,他們也受到這種影響。同修以及其他與同修有關聯的人或愛同修的人,都會得到照顧,即使是那些已經離開了身體的人,也都會得到幫助。

 

我想告訴你關於我叔叔的女兒的事,她在距離拉合爾300英里的出生地生病了,當時我人在拉合爾,她病得很嚴重,我叔叔寄了一封信給我,「請你儘速趕來,因為她病得很厲害,非常嚴重。」就在當天晚上我乘火車離開拉合爾,我在第二天上午約23時到達那裡。那天晚上,[當我正在火車上時],我叔叔的女兒說:「聖基爾帕辛已來過這兒,和他一起來的是一位老人。」她說我告訴那位老人:「這就是那位生病的人。」然後就走了;她說:「叫他,叫聖基爾帕辛,他要離開了,叫他,叫他,叫他。」這就是所發生的事,那個景象之後的隔天她開始康復,當天上午2時我到達她家時,她說:「你昨晚來了,有一個老人跟你一起來,他到底是誰?」她從來沒有聽說過或看見我的師父。過一段時間之後,我的師父訪問了拉瓦爾品第,那是距離她家約一百英里的地方。我問她,如果她在一個地方再看見那位老人,她是否能認出他?她說:「能,當然能。」我的師父去到拉瓦爾品第的時候,我派人去請我叔叔的女兒。「嗯,當那個人來這兒時,你能認出他嗎?」「....是的。」當師父來了,「哦,就是這個人。」你看,她不是印過心的人。所以援助會擴展到那些愛你的人 - 也許是朋友,也許是親戚,甚至那些死了的人也會獲得援助,特別是有血緣關係的人。你們獲得的饋贈是多麼的奇妙啊!是不是?你們還想要什麼嗎?

 

(取自「基爾帕之光」第68章)

 


***


問:
在西方我們開始了一種新的影響,稱為婦女的解放,其中他們不相信以你已經討論過的方式調和自己與丈夫。

聖基爾帕辛:嚴格講,丈夫和妻子應享有平等權利,但他們必須是兩個身體內有合一的靈魂,否則不會有好的家庭生活。上帝已根據過去的果報而把他們結合在一起。

現在我按照信條非常嚴格的說,你們不介意吧?根據信條,當一個人有了一個妻子,他們想要離開對方,那麼即使妻子再婚或丈夫再婚,他們兩者都是通姦者,這些都是摩西說的,我們沒有達到這些誡命。唯有一個人終其一生附屬於一個人時才有真正的幸福;在印度,這是諺語。在西方有離婚法庭,每天如果產生一些問題,妻子或先生就說:「好吧,我要去(離婚)。」和平在哪裡?沒有和平。六年後看看他們,這邊生了一個兒子,那邊又生了另一個。誰對他們負責?我會說,那是非常困難的情況。印度家庭的穩定性眾所皆知,但這種疾病現在也已經悄悄的到來。離婚的人認為他們很先進,對我來說,在這一層面或想法來說,他們已經自我墮落了。所以實際上沒有永久和平、聯結或合一。你們了解我的話嗎?我們印度現在也有離婚的法院 - 不是很多,但他們仍然已經開始了;這是國家的損失。在西方,你們會發現每天都產生問題,極少數的人是彼此真誠的。上帝已根據過去的果報將你們結合,所以等上帝將你們分裂吧!你們兩人平等相待;兩個人結合在一起,不是當作奴隸 我的意思不是那樣 而是同等對待,兩人成為一體。

所以婚姻意味著,在我們逗留塵世期間,生命中接納一個與我們榮辱與共的伴侶,然後,我們應彼此協助來見到上帝,生兒育女可能是其中一個責任。但如果離婚了,他們說:「這個兒子是我的,你可以擁有那個兒子。」所有這些麻煩事就發生了。首先兒子和他的父親住在一起;兩年後他與他的母親住。不好意思,我會說,那裡面沒有真誠。離婚是西方問題裡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很遺憾的說,它也一樣悄悄的進入了印度。回教徒加了一些限制條件也允許它,一個人想離婚,發出通知三個月,然後反思六個月 規定就是那樣,然後過了一年左右,如果他和他的妻子不能合好,他們就離婚了。離婚時,男方會支付一些東西。了解嗎?這是存在於回教中的;在印度教中那不是慣例。你可能會贊成離婚,但我認為不幸也已悄悄來到這兒了。如果一個人認為他必須這樣做,他會調整。

在我的信件中,你會發現這樣的忠告,「請嘗試調整。」許多夫婦提出離婚申請後,有彼此返回到對方。現在他們過著良好的生活。一旦你覺得你們兩個都要繼續下去時,你就會調整。否則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就不會有和諧的家庭。所以我總是告訴他們:「要對你的妻子有禮貌、誠實、慈愛,要調整、控制自己。」對妻子則說:「如果你的丈夫討厭你,你必須真誠。」我發現在許多例子裡,他們回到了正常的生活。所以每天,試著調整。

看樣子,一位年輕人結了婚,兩年後他離婚了;他娶了另一個妻子,而妻子有了一位丈夫,兩年多以後他又再度離婚。每次他不得不再婚,扮演年輕人的角色,他一直離不開感官的生活。我從靈性的角度來提出這例子,所以我給你們的這些都是非常嚴格的規定;如果離婚的人再婚,兩者都是通姦的人。你了解了吧!你不能把善惡一起杜絕,但我們必須採取這種比較起來善多於惡辦法。已婚的夫婦應該說:「你和我某種程度上繼續下去,我們還沒適應過來,我們要嘗試調整。」但如果其中一個伴侶威脅離婚,另一個將會報復。這不是辦法,所有這些瑣碎無聊的想法將在你的腦海裡糾纏著你,那不會有和平。我只是從實際角度來解釋而已。

我曾經就這一主題進行一段非常長的通信聯繫,也有一些真實的案例,但那些案例很少、很少,不像現在發生的事情;現在大家都因為一個小小的藉口就可以說:「我要跟你離婚。」你怎麼可能同時愛兩個男人或兩個太太呢?畢竟,有一些義務和責任在,我不是談論深刻的哲學,而是一般常識,這種方式有較多的和平,我現在發現透過書信和我聯繫的人都改變了;已經提出請求離婚的人,那樣做太遲了,但是心裡想離婚的人那樣做,他們就改變了心意。現在他們相對的有了和平的生活。舉一個例子:如果你有一個手鐲,可能是鐵做的或黃金做的,那樣不會產生任何噪音,但如果有兩個或三個,他們總是會發出叮噹聲。一顆心依附到那麼多的地方 何時能休止?有時跑到這兒,有時跑到那兒。所以這是考慮起來非常重要、非常嚴肅的問題。可惜,這種罪惡已經悄悄潛入印度了,即使是現在,我認為所有婚姻中它還是有10%的影響,你看吧!一種風俗啟動後,它會繼續,雖然它需要時間,但他們已經開始的部分將會破壞整件事。在家庭計劃方面,印度現在有最高的出生率。


問:在印度可以看見到處都有家庭計劃的廣告,你贊成嗎?

聖基爾帕辛:說真的,我不贊成;他們應保持貞潔過獨身的生活。這是非常寶貴的東西。他們破壞了那種東西。我老實告訴你們,我不贊成家庭計劃。問題是,要保存能夠在身體上、智力上與靈性上有所幫助的力量,我們每時每刻都掉落下來,我已經在日記中放入一段貞潔的思想、言語與行為的。在這些觀點上,我已經清楚說明我的想法......

(取自「基爾帕之光」第2章)

 

* * *


問:在「黃金時代」婦女的端莊節制會恢復嗎?

聖基爾帕辛:畢竟,黃金時代將從這個鐵器時代產生,了解嗎?它不會從天上下來。我說的這些想法不是新的思想;它們是在過去運作的想法,而時代產生了變化。但這類的復興將會再度發生。在印度有一段時期,甚至國王只在他妻子的陪伴下才能參加任何的崇拜;沒有他妻子陪伴,他不能這樣做。現在,各個人會以不同的方式進行,這是過去的風俗。當西塔(Sita)被放逐時,上主拉瑪不能參加任何的崇拜,所以他不得不做出西塔的雕像,然後才可以參加崇拜。你看,他們是好夥伴,畢竟,是大自然提供的。男人占上風時,他們認為婦女是他們的奴隸;一旦婦女占了上風,他們說男人應該是她們的奴隸,這就是所呈現出來的情況,所以我尊重兩者,如果他們在他們自己的領域中工作,他們可以把工作做得很出色。現在的丈夫和妻子都在工作,他們一起出去,然後把傭人和孩子留在家,當母親在照顧家庭時,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畢竟,教養訓練孩子的是她,這是未來幾代的人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他們是新生的希望,沒有人更適合做這份工作。如今反過來,為方便起見他們被送到大學的宿舍,受到別人的訓練;畢竟,孩童從他們理想的母親那兒受到的影響,不能從其他人那兒一樣獲得;不是所有的心智都是理想的,在學校他們可能會受到很好的撫養和訓練,但那種影響卻不存在。

我認為「謙虛」可能會涵蓋我所要說的意思。謙虛,每個人在他自己的範圍內以適當的方式將它保存著。婦女們離開家庭,然後與丈夫團聚,這是她們的本性。

他們會像真正無私的朋友一樣在世俗的事務中一起繼續努力;兩者都應該互相幫助去認識上帝,這是最終的目標,所以這一方面受到忽略了,自然不能有什麼理想。成立一個家,然後去上班賺錢,沒問題;在家分享。但掌控所有家庭事務和孩童,幫助他們建構未來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雖然如此,丈夫可能會說他與家裡的工作範圍無關;如果他心情非常愉悅,帶著微笑去協助,那會塑造出一個甜美的家庭,而且你在其中打下了基礎,不是嗎?


所以婦女之中我們有偉大的知識份子、偉大的數學家,還有靈性上偉大的女性,很多人崇拜的瑪麗不就是一位女性嗎?她生下了耶穌基督,瑪麗是母親,不是嗎?只要了解我所說的意思就好。

如果每個人都在靈性上繼續進展,做為一個男人或一個女人就都對事情非常有幫助,因為身體和心智兩者的生活取決於靈性的健康。婦女比男子有了更多的機會,我告訴你;男子同時有多件事要做,婦女只有一個小王國在管控,就是妥善維持家務;我告訴你,她們的工作不比男人少,如果把她們的工作交換過來做,比如一個月,你會知道他們的工作有多難。但雙方都有自己的觀點,只有當兩個人用正確的方法快樂的進行,就可以擁有一個甜美的家庭。我會說,缺乏這些基本的態度就是我們的家庭不斷惡化的原因之一。你一次可以愛多少人?變改的愛不是愛。

當一個女人擁有一個甜美的家,撫養著她的孩子,外在受到的訓練與靈性上的發展一起進行,她的影響力是多麼的大!她的丈夫回家的時候,他會感到喜悅,他會覺得心情愉悅。這並不意味著感官上的享受;不,一點也不是。那是你想要一個或兩個孩子時才受用。你們知道,我們已經濫用了一切。現今有多少甜美的家庭?我只是把理想擺在你面前,你會發現很少有這種理想的婚姻。丈夫與妻子爭鬥,而妻子則與丈夫爭鬥;孩子們去到這邊,去到那邊。當男人或女人不顧他們的尊嚴、謙遜時,整件事就成為一團糟了。但這不是我說給你們有關靈性的東西,我只是告訴你靈性在外在的狀況、外在的環境、外在生活中、社會上和其他方面如何運作。所以你們知道,基本教誨是相同的。所有這些會發生是因為我們失去了我們的第三個方面 -「大生命之糧」,我們沒有「大生命之糧」,取而代之的是智力之糧,它種糧食,而不是「大生命之糧」。人應全方位發展,只有到那時,他才能養活別人、滿足別人。所以這些是從「大生命之糧」的層面來討論的不同觀點,以及它在你的日常生活中運作的方式。

回家去!你離開家走進曠野,坐在那裡,完成了什麼?去創造甜美的家吧然後你還可以餵養、滿足其他人。現在你會發現,絕大多數人不能靠自己的雙腿站立 - 他們相當像孩子。所以你們知道,在兩者內邊有善、有惡,你看,你不能否定其中一邊。我只從理想主義的觀點來談:婦女創造著甜美的家庭,而男人則以誠實的手段賺取生活收入。結果:即使進入這種理想的妻子所住的房子,白天累積的疲倦也被沖洗掉了。如果種子播下去,而不澆水給它,會怎樣呢?如果大自然的元素存在,土壤、空氣和熱量,即使所有都具備而沒有水,種子不會發芽。你們看,這就是澆水。然後它會綻放開來,從所有外在的各方面來看,都非常優雅。所有這些麻煩會出現,是因為我們的第三個方面,就是我們自己的大我,在實際中被忽略。從理論上來說,我們知道那麼多的理論,如果你談論水:水就是生命,它給予生命,它帶走乾燥,它可以對這方面有幫助,對那方面有幫助。但你有沒有水,接下來......?所以談論水是一回事,而有水卻是另一回事。所以為種子澆水是需要的。種子會成長,然後長成大樹,樹木會用來觀賞,也許遮蔭,也許提供果實,但整個成長取決於澆水,不是嗎?如果不澆水給它們,那麼......?在一周或十天,除非他們接觸地底下常存的水源,否則即使樹木也會乾枯。大樹不需要任何的澆水,不是嗎?為什麼樹苗需要?已經充分發展的人從內邊得到食物,但對其他人而言,水是必要的。

經由接觸「大生命之糧」以及「大生命之水」,所有的美德將在你內邊居住,這會自己產生,你不用渴望它,它將自然的隨後而來。這一生命的階段是多麼的重要– 就像我舉的澆水的例子;沒有水,連大自然中其他的元素都不能幫你。所有的大自然取決於什麼?就是這「大生命之水」。不是嗎?然後樹根往深處紮,即使枯樹也會變得相當綠。你會發現有這裡有一棵樹,一棵非常高大而翠綠的樹,它因為一場火而全部變枯,它將被砍掉,他們想要砍掉它,但我請他們不要砍 - 「為什麼不讓它留在那兒?」現在它是綠油油的,為什麼呢?

所以現在從該澆水的示例,在生命的所有階段,不論是社會或在你家庭事務中,它的運作原理你明白了嗎?就像我們忘記了樹木的澆水,投入更多的時間(水),儘量彌補被忽視的領域。即使你花了一些時間,更少的時間,另一件事將會對你有所幫助,那就是臣服;當你向一個人臣服時,祂總是會在你內邊。在印度一個女孩嫁出去以後,她從來不關心她會吃些什麼,或她會穿什麼。她已經嫁出去了,當靈魂嫁給上帝以後,然後呢?就不會有焦慮的存在。

嗯,去澆水,然後一切都會很好,我能說的就是這些。

(取自「基爾帕之光」第54章)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