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的知識是一種有系統規則的科學,就像二加二等於四一樣,同樣的,這裡的一切也都是清晰明朗的,任何型態的修改、變更都沒有一點介入的餘地。

聖基爾帕辛

錄自「晨間談話」一書,聖基爾帕辛著,1968124

audio.sant-kirpal-singh.org 可取得mp3

 

我昨天告訴過你們,愛如何墮落成為執著。愛是靈魂的本質,必須與「超我」聯結。當愛執著於身體、我們的四周時,它就開始墮落,而稱為執著。昨天已經解釋過,在通往上帝的路上,我們是如何被阻擋,以及我們不但無法走在正確的路上,反而轉向墜落。今天的主題不是關於什麼是愛,以及愛如何墮落,而是如何運用愛。愛已經在我們內邊,我們也是愛的化身,是「大愛之海」中的一滴水。所以,如同昨天告訴你們的,這個愛應該到上帝那兒;或者,假如你沒有看見過上帝,那麼你的愛就必須給予滿溢上帝之愛的人。舉例來說,如果看見律師,自然會想到法庭,以及正在法庭審理的案件;當你看到醫生時,注意力就會轉移到藥品、病人或醫院。同樣的,你看到有些人走在這「道」上,你的注意力會導向他正在進行的工作上。所以明師或聖人是一位上帝之收成的工人;收穫量很大,極需工人。如果你想到祂,你會一直想著上帝,那是自然而然產生的,所以你應該一直憶念明師;明師是上帝在地球上的模範、原型,上帝就在祂內邊,當然也在你內邊,只是沒有顯現。無論如何,上帝顯現在明師的人身上。即使是敵人,明師也愛他們,因為祂天生就愛所有人,包括那些說祂壞話的人;祂愛最惡劣的罪人,只是為了把他們提昇到人的層次,然後再到上帝的層次;所以你們應該愛上帝,但是你要看見上帝,才能愛上帝。所以對上帝示現的人類或明師的愛,就是對上帝的愛,當你看到明師時,就是看見上帝,如基督所說:「那些看到了我的人,就看到了我的天父」。同樣的這種事情都被所有來過的明師解釋過,他們的語言不同,但都說相同的東西。同樣的,當你看到一位明師時,不要把祂當作人子而已,而要把祂當作在祂內邊的上帝一樣,唯有那時,你才會得救,然後你對上帝的愛才會滿溢而出,如果你把祂當成像你一樣的人,那麼-----?即使你把祂當成一位好人,你也只能從祂那兒得到良善與美德而已;所以當你把明師當作上帝在地球上的模範、原型,當作顯現在祂內邊的上帝,唯有那時在你內邊才會滿溢出真正的憶念。

通常,當你不斷的想到別人時,你就忘掉你自己的自我。我提到過拿納克古魯生命中的一個故事。祂在被聘雇的商店中數小麥,當祂數到Tera (這個字同時有「13」和「你的」的意思)時,祂變得陶醉,不斷的重複「我是你的,我是你的。」直到祂拿完所有的穀子為止。所以那些愛上帝的人,那種愛自然會滿溢而出。像這樣的徒弟是非常融入到師父內邊的。正如聖保羅所說:「那是我,不是現在的我,而是基督住在我裡面。」同樣的,其它國家的聖人也說相同的事,其中一位聖人說:「我充滿著我的師父,充滿到我忘了到底那是祂,還是我。」幾乎所有的聖人都做過這種相同的表達,當然是用他們的語言。他們的表達形式或許有點不同,但都說相同的事。所以當你擁有像這樣的愛時,你看見明師,看不見祂的身體,你看見在祂內邊的上帝,這也是對上帝真正的愛。我剛剛已給你們舉過例子,當你看到律師時,腦子就想起法庭;當你看到醫生,就想到醫院、病人和藥品;同樣地,當你看到聖人,自然想到上帝,因為他是上帝記憶的原型,他滿溢著上帝的愛。毛拉納魯米說:「當你接受了明師,就同時接受了祂裡面的上帝和先知兩者。」如果你讀一本書的前言,前言是書的內容摘要,你讀完整本書之後,了解書的內容,但也可以從前言中了解。同樣地,當你看到明師,你就是正在閱讀上帝的前言。

有許多例子顯示,當你遇見了明師,你就遇見祂內邊的上帝。只有藉由上帝的恩典,才能遇見像這樣的神人。假如你想與上帝聯繫,十分渴望找到祂,那麼,祂會做好安排,把你帶到祂所示現的人那兒。我舉聖人的徒弟畢克為例;他非常專注在他的師父身上,他總是記得畢克,不是上帝,而是畢克,他把他的師父當作是上帝在地球上的原型。他一直覆誦的不是五個聖號,而是畢克,他的師父,這只不過是自然而然的事,他看到的是祂內邊的上帝,而不是人之子,他一直念著,「哦!畢克,哦!畢克。」那時正值回教統治時代,回教徒問他說:「誰是你的上帝。」他回答:「我的上帝是畢克,我的明師是上帝。」「誰是祂的先知?」「我的畢克是那位先知。」這樣的回答違反了回教法律。所以他被判了死刑。這些判死刑的案件,會送到國王面前,做最後的批准。在國王面前時,國王看到畢克徒弟的眼睛是如此陶醉。國王問:「好,誰是你的上帝?」「畢克是我的上帝。」「誰是你的先知?」「畢克是我的先知。」國王對他的人民說:「放了這個人,不要管他了。」人民說,他會逃跑的,國王說:「不會,不會。」然後,國王轉向他說:「嗯,聽著,我們國家已經鬧了好幾個月的乾旱。如果你能好心請求你的畢克,給我們一些雨,我們就能長出更多的玉米。」「哦!好的,我向祂請求,」畢克的徒弟回答。你知道的,就像小孩子對他的母親完全信任一樣,毫無疑問的,母親不能不給予孩子渴望的東西。國王問:「好,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在一、兩天內會回來。」畢克的徒弟回答。隔天全國下了一場大雨,就在第三天,畢克的徒弟回來了。國王說:「嗯,謝謝你的畢克,使我們有足夠的雨;你和你的畢克真是非常的仁慈。」國王為了他的師父而提供畢克的徒弟二十一個村莊的土地稅收。畢克的徒弟拒絕接受這些錢,他說:「這是物質性的東西,我不會拿這個給我的上帝,祂不需要這東西。」

所以,像這種憶念會使你獲得真正上帝的愛。就如同你搖動羅盤的指針,指針還是指向北方。所以在世俗的每一件事中,你應該一直擁有對上帝甜美的憶念。注視滿溢上帝之愛的人之子,必定見到上帝,這是事情的真正狀態。當然,所有的假明師,並不是明師,那麼你如何認出一位明師呢?唯一的判斷標準是,祂能給你一些體驗,使你超越身體層次一段時間,給你一些東西作為開端。用付錢或其他非常簡單的方法,就能夠製造大型聚會與宣傳活動;你可以指派五、六個人,跑到各個地方,並宣稱我們的師父是上帝,然後,付錢給他們。一位真正的明師唯有透過上帝的恩典才能遇見,十分渴望上帝的人才能遇見祂。上帝在你內邊,而做好安排讓你與示現在人身內邊的上帝聯繫上的人是祂,因為人的老師是人。所以像這樣的愛,讓你憶念上帝,而不是明師的臉或外套。我記得有一位徒弟與我師父生活在一起四十年,他在師父的家,服侍師父。有一天,師父要他到祂家中的一個房間內的一個櫥櫃上拿一本書。這位徒弟不知道師父指的是哪一個房間的哪一個櫥櫃;你想想,他是多麼的沉浸在師父身上,在他生活在師父家時,他不知道哪個櫥櫃在哪個房間。這是一個例子顯示出,像這樣的愛使你移注入祂之中;愛明師就是愛上帝。現在問題產生了,我們應該如何認識一位真正的明師?唯一的判斷標準是,他能夠給你一些東西作為開始,而不只有覆誦一些東西,或從事特定的外在方法或儀式。真正的明師會給你一點助力,以及或多或少的本錢作為開始,這依照每個人的背景而定,但是每個人一定都會得到一些東西,甚至盲人也一定會得到一些東西,當他們來印心時,他們確實得到一些東西。一位從阿姆里察來的人,他印半心,那時他站起來說他有許多疑問,我告訴他要放下,花點時間讓疑問消除,我在傍晚遇到他,告訴他要忘記所學的一切一段時間,像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坐著;他得到最好的體驗。然後,他提出了一個問題說,在白天印心的時候看到的光,可能是因為外面的光。我說:「你旁邊坐了一位盲人,他也看到光。」所以我們必定會看到這個內在的光。基督說:「我是世界上的光,任何到我這兒來的人,一定永遠不會步行在黑暗之中」。所有的明師都這樣說,當你遇見薩特古魯時,會看到內在與外在的光。當那種的光發展出來時,你也會在外面看見那種光。

所以今天的主題是「如何愛上帝或明師」。上帝的愛示現在明師身上,而上帝所有的特質都以微型的尺寸存在明師之中,因為上帝在祂內邊顯現,祂是地球上的微型上帝。

 

 

 

 

 

Go to top

We use cookies on our website. Some of them are essential for the operation of the site, while others help us to improve this site and the user experience (tracking cookies). You can decide for yourself whether you want to allow cookies or not. Please note that if you reject them, you may not be able to use all the functionalities of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