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那一更高等的力量的愛人、誠心奉獻者,愛人數以萬計,但是所有人的摯愛只有一個。我們所渴求的祂就是我們在整個世界之中的摯愛,而且也是唯一為所有人的上帝,而不是特別只為穆斯林、印度教徒或基督徒的上帝。

聖基爾帕辛

錄自「晨間談話」一書,聖基爾帕辛著,19671229

audio.sant-kirpal-singh.org 可取得mp3


「大生命」來自「大生命」(Life);因為「上帝化現力量」而活躍著的人,他的輻射能夠被傳送到另一位具有接納性的人身上。一個人可能在遠處,或者他也可能在近處;如果他不具有接納性,他就不能獲得「大生命」。生命透過「大生命」輻射,也透過眼睛輻射,眼睛是靈魂之窗。因為上帝的接觸而活躍著的靈魂,能透過眼睛,而不是透過智力,來輻射那種活躍著的本源。我們只能藉著智力理解事情是怎麼一回事,生命透過「大生命」傳送,而只傳送給具有接納性的人,否則,無法使他們活躍起來。所以靈性無法教,只能像傳染病一樣,讓具有接納性的人受感染。一個人可能與明師住在同一棟房子裡數年,而仍然可能沒有獲得一絲靈性的火花;一個住在遠距離之外而具有接納性的人,會比住得近但不具接納性的人,獲得更多的利益。具有接納性的人,他的生命將成為所有好品質的住所,那就是為何卡比爾說身體坐在一起是沒有用的,除非你的頭腦對神人具有接納性。

當所有外在思想被去除以後,接納性才能發展。你存在,祂也存在,你在眼睛的後方工作,神人也在那兒工作。眼睛是靈魂之窗,祂透過眼睛,不用任何語言教導人,當然,我告訴你們的是非常細微的觀點。你可能與明師住在一起數年,卻仍然沒有發展「大生命」;你想什麼,你就成為什麼樣的人;如果變得具有接納性,那個「大生命」將灌注到你的生命中,你將成為「一」,不再是二。這就是聖保羅說:「活在我內邊的是我,但不是現在的我,是基督」的原因。不管明師是印度人或外國人,幾乎他們所有人都說過這件事情。毛拉納魯米說:「我的師父把我如此的填滿,使我忘了我的名字是什麼,是祂在我內邊,還是我在祂內邊,我無法區別。」所以這是變得具有接納性的人註定發生的事;祂是「大智慧」、「大恩典」、「大慈悲」與「大愛」,這些特質可以透過接納性,而非透過口中的話語,在你內邊發展。藉由口中的話語,你可以理解知識的層面,但是除非你變得具有接納性,否則「大生命」無法被輻射出去,灌注到你內邊,了解我說的觀點嗎?這是為何數以百計的人和明師住在相同的房子裡,沒有發展出靈性的原因。   

我為你們舉了兩個例子,一個是來自聖保羅,另一個是來自毛拉納魯米。像這樣的人就稱為古魯沐克,他成為古魯的代言人,但不是在智力的層面;在智力的層面,你可以記得明師說過或給予的東西,那種東西不具生命,你只是在智力的層面談論而已,所以「大生命」或「大覺知」是除了智力的爭辯與角力以外的東西,你們現在明白我說的觀點了嗎?一種非常微細的論點,在這兒闡明出來,這些東西無法以書面的形式解釋,書面的形式不能傳達來自口中受到高等「大生命」加持的話語,這就是索米吉說:「當你來參加薩桑時,你會獲得完全的利益」的原因。怎麼獲得?當你參加薩桑時,你要忘記一切,甚至忘記四周,忘記誰坐在你旁邊,甚至忘記你自己的身體。你存在,祂也存在,眼睛對眼睛說話,眼睛是靈魂之窗;當你融入到這種方式之中時,你會變得具有接納性,並接收到「大生命」。「大生命」無法透過語言文字或智力來傳達,智力只解釋可以用語言文字解釋的東西,其它東西就沒辦法解釋了,有時語言無法傳達真實的情況。我們是能覺醒的人,如果我們因為變得具有接納性,而獲取「大生命之糧」,那麼我們將變得更加覺醒,當我們坐在非常近的地方,或甚至坐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時,能夠獲得這種輻射。你能透過收音機與電視機從數千里之外的地方聽與看,如果你是「納姆」的化身,「沃德」的化身,那麼為何你不能輻射到每個地方呢?你能的。發展出接納性的人接收到真正的「大生命之糧」,而那會賜予更多的「大生命」。「大生命」已經在你內邊,但你尚未認識你的自我,因為你被頭腦、物質和外馳的感官圍住,變得如此認同這個身體與外在事物,以致於你無法從中讓你解脫,知道你真正的你。如果你與你的高等自我,高等覺醒的人聯繫,你會發展更多。拿納克古魯說:「哦!拿納克!只有被稱為『沃德』或『納姆』的『上帝示現力量』的代言人是活著的,他的靈魂已經與『上帝示現力量』合為一體。」如果你對「沃德」化身的祂變得具有接納性,自然你會獲得更多的「大生命」。                                         

如同我告訴過你們的,靈性無法用教的,但卻能因為變得更具接納性而被感染;你只能透過愛,才能變得具有接納性。有愛的人,即使與千萬人坐在一起,他仍然保持完全的一個人,因為他整個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所關心的明師身上。這是你能夠發展接納性的方法。因為變得具有接納性,你將獲得更多「大生命」。藉著心智上的的談話,你只會瞭解「大生命之靈糧」的意思,沒辦法了解其它的。有一個梵語字「Upasna」,「Upasna」的意思是坐在明師旁邊,沒有任何東西阻隔在你和明師之間;祂是「大覺知」,你也是,你是一個能覺醒的實體,能覺醒的實體之間應該除了身體、外馳的感官或智力之外,沒有任何東西;我們應該超越這些東西,與高等的自我聯繫,這種教誨由「大存活者」(Alive)所賜予。不能與高等的自我聯繫的人不能獲得「大生命」。當你獲得「大生命」時,你將成為所有美德的住所。藉由自我省察,你會除去所有的不完美。你設法獲得那些美德,但是即使那樣,你卻仍然到處失敗。假如你在內邊獲得了「大生命」,再加上每天自我省察,一天天除去所有的不完美,你將聯繫得更好。如果你對神人具有接納性的話,就不需要日記,一點兒都不需要,你將直接得到「大生命」,當你得到「大生命」時,其他一切東西都將離你而去。當你坐在火旁邊時,所有的寒冷自然都會消失,你們現在明白我真正要講的話了嗎?所以這是因為明師肉身在場所獲得的東西。                                                  

來到明師身邊而不發展接納性的人,認為可以靠他們自己的努力而獲得更多(當然推一把會幫助他們),但是你以這種方式會比用其他任何一種方式還能學得更多。每當你坐下來打坐時,你做些什麼?你必須做些努力,但那種努力應該是一種無為而為,在那種情形下就沒有「從事者」的問題了。你應該把所有的希望寄託給你面前的這個「一」,或給予也在你內邊運作的「力量」。書本提供參考,但不能提供現在對你們解釋的東西。卡比爾說,假如你的身體正坐在一個人旁邊,頭腦卻跑去環遊世界,那不是「Upasna」,你無法因為明師的在場而獲得完全的利益。所以明師不是這個身體,祂有一個身體,可以透過它運作,但是祂是沃德的化身。明師讓你跟「上帝示現力量」,也就是「光音本源」,有一種有覺知的聯繫。你越與人身(「光音本源」所顯現的地方)內邊的「光音本源」聯繫,越能獲得「大生命」。所以「大生命」來自「大生命」,當你變得具有接納性時,你就會得到「大生命」。

印心的時候,讓你與「上帝示現力量」產生一種聯繫,如果你一天天的練習,就能夠發展。你應該同時作自我省察,去除所有的不完美。你越與「上帝示現力量」聯繫,就獲得越多的愛、智慧與「大生命」。藉著談話和參加演講,你會理解一些東西,但並沒有得到它;了解是一回事,獲得那種「大存在」、那種「大生命」卻又是另一回事;如同我在幾天前告訴你們的,薩桑是一所學校,你來不只是學習,而且要獲得「大靈性」。首先你了解真實的情況,接著透過接納性獲得在你內邊的那種「大生命」。這是一項廣大的論題,當你進到裡邊時,你會理解得更多、更多再更多。如果你具有接納性,雖然距離千里之外,你卻與祂十分親近,這就是卡比爾說:「明師可能在七大海洋的一端,而徒弟在另一端,只要徒弟把注意力引導到明師身上,他將擁有如同親近祂的利益。」例如,當我接到印心申請時,我回信說:「好,讓他打坐吧!」那是「沃德力量」在聯繫。絕對不要被騙了,以為傳達指示、說明的人是賜予者,他只不過是一種容器,透過他來給予指示、說明而已。如果你具有接納性的話,甚至能夠不透過任何人,從千里外得到印心。但是通常人們不懂,那就是為何要授權一些人傳達印心指示的原因,印心事實上在被授權的那一刻就完成了,那來自於你內邊的沃德,或完全示現沃德的人那兒。

你現在知道從薩桑那兒學到什麼,從薩桑那兒獲得什麼了嗎?首先,在知識層面上透過理論學習,然後獲得那種「大生命之靈糧」,那會讓你的靈魂獲得力量。心智與身體兩者的生命有賴於靈性的健康。所有的不完美將離開你,就如同你坐在火邊,所有的寒冷會離開你一樣。藉著傾聽音流,你會成為所有美德的住所;藉著傾聽,你可以決定你必須走的方向;藉著傾聽,你打開內在的眼睛,看見你前往的地方。可惜,我認為我們幾乎沒有花時間在這些事情上,只是浪費時間在瑣碎的事情上;當你瞭解了一件事情時,接著就採用它。只要你尚未瞭解,薩桑會幫助你。當你獲得了一些東西時,那就把它實踐在生活中,並只與內邊獲得「大生命」人在一起,那將給你一種助力。這些事情必須理解,然後必須實踐。談論麵包,不能緩和你的飢餓,你必須要有麵包吃才行。那就是基督說:「我是『大生命之靈糧』」的原因。這種「大生命之靈糧」已從天堂降下,任何享用的人,都將享有永恆的「大生命」。享用它吧!祂當然是「大生命之靈糧」。祂也說:「吃我,喝我。」吃什麼?祂是沃德的化身,你越與沃德聯繫,越吞下在你內邊的沃德光和音,你將吃下越多「大生命之靈糧」。